崇祯心中咯噔一下。在他看来,君召唤而臣不至,那么,君已非君,臣已非臣,不祥之兆也。而朝堂下的那些大臣们,也在窃窃私语,至于说的什么,当然也是不言而喻。

对了,上面痛哭的那个人,后来陪着崇祯一块自杀了;而拍马屁的那些,后来大都投降了李自成,或者满清——这也是个小细节,它反映出来的,是人心。

崇祯有点着急了,他命人敲钟。按照惯例,这钟敲响后,大臣们将闻钟而至。可这天邪了门了,连续敲了几遍钟,就是没有大臣前来。直到许久之后,大臣们才匆匆而至。而此时,崇祯已经等了半天了。他责问臣下,大家们都说:没听到钟声啊,真的没听到。所有人都这么说,显然不是撒谎。

平心而论,崇祯不是个坏皇帝。甚至可以说,崇祯是个好皇帝。无奈,形势大过人。大明王朝已经病入膏肓了,纵然崇祯再能干,也无济于事,只能徒增痛苦。这也正是崇祯皇帝后来自杀的根本原因。试想,如果他是个刘禅那样浑浑噩噩的皇帝,怎么舍得自杀呢?

崇祯十七年的这两个不祥之兆,在当时的大背景下,只是可有可无的两个小细节。但它反映出来的,却是王朝末日那种人心惶惶的不祥气氛。

这两大忧患,即便只有一个,也够大明朝应付的,何况是双管齐下。但是,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崇祯皇帝却还没有屈服,他依然在殚精竭虑。恰在此时,上天也来凑热闹,送给了崇祯两个不祥之兆。

众人皆问:哭啥嘞?此人说道:啥吉兆啊?“有”字,上边是“大”字少一半,下边是“明”字少了一半,大明江山,危矣。于是,崇祯心里又是咯噔一下。

事实上,大臣们听不到钟声的原因,可能是当天正刮沙尘暴,风沙呼啸,难闻余声。但在当时的气氛下,这种科学解释是很难让人信服的。就在此事发生后不久,崇祯皇帝又做了一个梦:他梦到一个神仙,眼含深意地望着他,但没有说话,而是在他的手心里写了一个“有”字。

崇祯一琢磨,“有”“无”相对,“有”总是好的吧?于是,他在朝堂之上,很高兴地跟大臣们分享了这个梦。大臣们看到崇祯兴致颇高,也就跟着拍马屁,说些什么“吉兆也,大明有希望了”等话语。但有一个大臣,却突然放声大哭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崇祯十七年,内忧外患,纷纷扰扰。内有李自成的起义军势如破竹,眼看着京城难保;外有满清铁骑,虎视眈眈。事实上,自从崇祯十五年的松锦之战大败,蓟辽总督洪承畴投降满清后,东北边关就已经城门洞开了。

崇祯十七年的正月初一,按照惯例,京城的大臣们要参加早朝,为皇帝恭贺新春。也许是由于烦恼失眠,也许是为了冲冲喜,反正,崇祯在这天早晨起得特别早。他早早地来到大殿上,端坐在龙椅上。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大臣们前来。

崇祯十七年,是大明王朝的最后一年。

图片 1

图片 2